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1362章 劝进(1 / 2)

[]

东都戒严。

金吾卫巡骑上街,洛阳府衙也命河南、洛阳两县派出衙役巡查坊内,连御史台的巡城御史都已经紧急巡城。

天子脚下的京城,向来就是消息灵通的。

履道坊,竹园隔壁,许府。

许府大门紧闭,气氛凝重。

家主许敬宗一直在书房,已经见了好几批人,此时端着一杯酒,面色微红,眼中居然尽是兴奋。

相比起外面许氏子弟以及奴仆们的不安和惶然,许敬宗却脸带微笑。

虽然先前被皇帝所恶,而被罢相,此时赋闲在家,但毕竟还保留着光禄大夫的二品官阶,从贞观到开元,也做了快三十年的宰相了,许敬宗从那些零散的消息里,已经大致知道了正发生什么事。

而当他听说秦俊已经通过玄武门进了宫后,便更加清楚自己的机会来了。

许敬宗跟秦琅的关系那可是非常不错的,两家又是姻亲,既然秦俊入宫了,那么这事就成了,秦俊肯定会来找自己。

“阿耶,洛阳城戒严了,金吾巡骑已经上街,洛阳府也派衙役入坊巡查,连御史台的人都开始巡城了!”

“这是好事。”许敬宗微微一笑。

这些行动代表着朝廷中枢开始发挥作用了,甚至是秦俊不仅控制了皇宫,还控制了中枢府院。

“阿耶,秦家真的兵变?他们怎么敢?”

苏家可是刚败亡在前啊。

许敬宗哈哈一笑,“那叫勤王靖乱,清君侧诛奸佞。”

成王败寇,成了自然就是勤王靖乱,败了那就是谋反做乱。

许敬宗并没有等太久。

午时将近,宫中传来旨意。

“检校中书令、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来传旨的是秦珪秦善道,他带着一队禁军前来,同行的还有一位门下省的低级官员。

“许相。”秦珪叉手见礼,简单的把情况说了遍,让他赶紧出来维持局面。

许敬宗很痛快的就让侍妾却将他的官袍冠带取来,更衣后便立马同秦珪一同出门了。

······

许敬宗一直忙到了黄昏时分,这才进宫。

又是到皇城诸省部寺稳定人心,安排任务,又是去洛阳府衙坐镇指挥,最后还去城外的南衙番上诸营安抚军心。

皇帝仍然还在九洲池的西洲凝华殿中。

“陛下先前醒来几次,但还是不能说话,甚至神智不清,连人都认不清,不过御医说陛下的情况较稳定了,接下来就是要慢慢恢复,主要靠针灸加汤药调理····”

偏殿。

东西两府加上翰林院的诸公都到了。

皇太子李贤此时已经换上了太子的冠服,坐在上首听政议事了。

今天虽然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但并没有造成多大的骚乱,主要还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已经进展太快。

秦俊他们从接到宫中秘传消息,到迅速聚集密集,然后召家丁发动突袭,前后没超过一个时辰,然后从说服左神机营到进入玄武门,再到登上西洲,控制局面,也只不过半个时辰都不到。

从北门外到玄武门再到宫中,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抵抗。

两府的宰相也都是异常的配合,就连萧嗣业都没有怎么反抗,也就是高护等一些做乱的宦官们抵抗,但在小小的岛上,还是很快就平定。

之后有诏敕,有宰执们出面分头安抚,事情很快平息下来。

甚至好多人见到诏敕后,都还不知道发生过这么惊心动魄的消息。

控制皇宫,掌握中枢,然后又有了皇太子监国之名义,接下来的事情已经非常简单了。

秦俊坐镇宫中,派兵继续抓捕高护等阉党逆贼,程处默他们一边安抚军队,一边迅速的把韦、裴等几家的人给控制,或免职或逮捕关押。对各军中的护军中尉、监军使等要么抓了关起来,要么直接就杀了。

皇太子李贤已经颁下监国太子令,罢废护军中尉、宣徽院、枢密院使等这些宦官职位、机构。

连内侍省内侍监、殿中省殿中监这两大内廷机构,都暂时用文臣兼任了。

宦官现在成了过街老鼠一般,被控制、审讯、清理。

外面的两府三省六部九寺二十四卫军诸司的官吏们来说,虽然惊讶宫中剧变,但对于秦王李贤立为皇太子,并在圣人中风不能理政期间监国摄政一事,都表现的很平静,甚至大多是支持的态度。

一来李贤这些年名声确实还不错,有贤王之名。

再者,他本就是如今诸皇子中最年长者,排在他前面的三个都死了,母亲又是皇宸妃,而皇后韦氏前不久又爆出那等丑闻,被皇帝打入冷宫,再加上洛阳军民对于秦家的向来好感,也都爱乌及乌。

若是高护他们成功拥立十四皇子,必然会引发京师非议,但李贤为太子,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今天洛阳基本上还是很安稳的,没出大的动荡。

尤其是有太子交待要对韦、萧几家从轻发落后,外面也确实没搞的太过厉害,秦理等派兵先把韦萧几家围了,把重要的人物请到了中书省里喝茶,然后也没鸡飞狗跳的抄家,也没有到处捕捉杀人。

虽然不可避免的京师诸司各衙和各军里的韦萧郑诸家的子弟,被暂时控制,可起码没搞的太大动静。

京师戒严,市场却都没关闭,只是宵禁,停了夜市而已。

局面安稳的比秦俊预估的都好,这也与许敬宗李义府薛仁贵李安期等这些相公大臣们配合出力有关。

中书令李义府余光打量着坐他旁边的秦俊,三十来岁的年纪,已经是检校侍中了。虽然当年秦琅入政事堂的年纪,才二十,更年轻,但秦琅可是以他官兼职入的政事堂参预朝政,秦俊却是检校侍中啊。

他再瞧了瞧自己另一边的检校中书令许敬宗,这位许公今天心情很好,脸上一直带着笑。

许敬宗也算是他的老恩主,对他多有提携,可这些年在皇帝的有意下,他跟许敬宗的关系还是越走越远,甚至后来居上的爬到许敬宗之上,最后还把他赶出了政事堂。

只是他也没想到,许敬宗如今以这么一种方式回来。

或许是感受到他的目光,许敬宗冲着他微微一笑,李义府也立马回以春风报的笑容。

许敬宗被人称为笑面虎,李义府被人称为李猫,两个家伙互相一笑,十分灿烂,好像知心好友一般。

李义府感觉到压力很大。

一个中书省,可以有两个中书侍郎,但不能有两个中书令。许敬宗检校中书令,那他就危险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