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977章 春宵苦短(1 / 2)

“说说你们的故事。”

当狂风暴雨结束后,承乾如一滩烂泥般的瘫在羊毛毯子上,鹿鞭汤和鹿血酒确实有如神助,彻底的释放出了这具年轻身体的活力。

只不过同御姐妹花,也让年轻的承乾有些吃不消,特别是当他还在那汤酒的刺激下,梅花三弄。

等停下来时,才感觉似乎用尽了精气神。

左拥右搂着那对年轻的鲜卑姐妹,承乾却心满意足,这种彻底释放后的感觉太棒了,简直就跟上天了一样。

刚才来不及问她们的经历,甚至连姓名都来不及问,等一切云收雨歇后,承乾想要用温柔来弥补一下刚才的粗鲁,好证明自己其实是一位温柔的皇太子,而不是一个被欲望驱使的粗鲁夯货。

姐妹俩很乖巧。

她们如猫一般的蜷缩在太子的怀里,拥着太子,温温柔柔,特别是一副刚被大力摧残过后的可怜模样,让承乾都有些怜悯。

姐妹俩并不是女奴,也不是侯君集强抢来的民女。

她们来自附近的鄯州绥戎城的鲜卑城傍胡人,姐妹俩姓拓跋,所以他们是来自鲜卑拓跋部的。

拓跋曾经建立起了北魏朝,后来改姓元,东魏西魏也曾延续了一段时间,最终被北周北齐所取代。

虽然拓跋部建立的魏朝最终灭亡,但许多鲜卑贵族却都与汉人融合,比如太子的母亲长孙皇后,她家是河南长孙氏,但这个河南并不是说他们家世代居于河南,只是当年北魏从平城迁都洛阳后,许多鲜卑宗室勋贵便把户籍改到了河南或洛阳。

长孙氏正是当年北魏宗室的一支,赐姓长孙,以河南洛阳为籍贯,经历数代,如今的长孙氏其实跟汉人没什么区别,尤其是在文化等方面,他们主动与汉人通婚,接受汉化,故此现在中原长安洛阳,虽然有许许多多的豪门大族皆本是鲜卑族,但并没有多少人会刻意去区分什么汉人鲜卑。

经历了隋朝一统天下,到如今的大唐再现盛世,中原的胡汉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对立,胡汉从早年的对立,到如今的完全融合,使的鲜卑族正在消融。

因为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鲜卑部族了,他们不再是游牧,也不再以部落形式生活,他们跟汉人一样在中原定居生活,说着汉话,衣着汉服,连姓都改成了汉姓,各个方面都是汉化的。

当然,在一些边疆之地,也还是有一些传统的鲜卑部落存在。

比如吐谷浑汗国,其汗王一族,便是当年辽东鲜卑慕容部出来的一支,再比如如今镇守且末鄯善的高宁王乙弗阿豹,他是鲜卑乙弗部的。

鲜卑曾有四大部落,慕容部、宇文部、段部、拓跋部,这四大部,如今基本上都汉化了,慕容部也就是很早以前出走的到青海的那一支,因为建立了吐谷浑才一直保留到如今,但他们也因为跟党项羌、白马羌、武都氐等羌氐人混居,并且是以少统众,所以几百年来,吐谷浑慕容部王族,其实是很大程度的被羌化过了的。

这就好比当年留在辽东的慕容部建立了前燕等几朝后,因为统领了大片的辽东、河北等中原之地,所以反过来被数量更多的汉人给汉化了。

历史上那些以少数统治多数的民族,其实最后多数都难逃这种反被同化的结果,最出名的当属蒙古当年西征,攻灭了多少国家,统治了多少部族啊。

后来蒙古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汗国,然后有许多汗国最后就被穆化了,满清入关,最终也还是基本被汉化的。

鲜卑人统治中原,于是汉化,鲜卑人统治青海,于是被羌化。

按姐妹俩说的,她们部族是拓跋部的一支,在北魏时期,就一直在河西一带游牧,后来北魏灭亡后,他们也曾依附过突厥,再后来又迁移到了吐谷浑境内,成为了吐谷浑的一部份。

“后来,我们的父兄们随着伏允大汗进攻大唐的陇右,遭遇大败。大唐的卫国公率军来伐,杀的我们的落花流水。我们的牛心堆,在曼头山,在赤水源,在大非川,在野马台,我们一败再败。”

“强大的陇右唐军将他们一次次击败,一次次的屠杀。”

“他们没有杀光我们所有的人,那位卫国公很仁慈。”

承乾冷哼了一声,“秦琅可没那么仁慈,你们可别被他骗了还替他数钱,他没杀过所有吐谷浑人,一来做不到,当初他攻入吐谷浑率领的也就几万人马,转战几千里,也伤亡不小,而且疲惫万分了。”

“再者,秦琅其实是个很精明的家伙,他不会轻易的浪费。他觉得把敌人变为战俘,然后卖为奴隶,能赚很多钱,比直接砍了更划算。所以在那次吐谷浑之战后,有大量的吐谷浑战俘最后成了奴隶,被卖到了关陇的农夫手里,或者是卖给了那些商人的矿场、工坊,也有许多直接被运到了南方去,那里是正开拓的新世界,最需要人力,秦琅的武安州封地,当初可就卖了许多奴隶过去,不仅有你们吐谷浑的战俘,也还有许多突厥战俘,甚至是南海贩来的昆仑奴、菩萨奴等。”

“你们知道秦琅从这些奴隶贩卖里赚到了多少钱吗?”

两个女孩摇头。

“多到你们想不尽的财富。”

两女孩的部落运气要好一点,因为他们是跟着慕容顺可汗投降的,所以最终逃过了被屠杀、贩卖为奴的下场,只是在最后被抽中迁移到唐境。

一路东迁到了鄯州,最后在赤岭下的绥戎城为城傍,这是一座沿湟水而新建的移民城。

有安人军的兵马驻扎镇戍,也有新开的驿站,远处便是烽火台。

沿着湟水河谷,到处都是新建的屯庄。

他们这些鲜卑拓跋部的人安置到了绥戎城周边,负责为安人军牧马养牛放羊,在规定和牧场上放牧,并且要定期缴纳税赋,同时汉人也教他们垦荒种植粮食蔬菜,并向他们收购羊毛、毡毯、毛线、皮子、草药,奶酪、肉干等。

除了被划定了牧场,要缴税,他们还有为唐军服役的义务。

比如青壮要自备马匹、武器、粮食,轮流到军镇、戍堡去训练、值守,遇到作战,他们也得随同应召出征。

迁到鄯州来后,他们跟以前的生活习惯还是有了很大不同。

以前他们游牧生活,逐水草而居,游牧的范围很大,甚至还有夏冬两季的不同草场,不同季节要转场。

此外,虽是吐谷浑所属,但其实比较自由,税贡也是要交的,打仗也是得出征的,可部族内部的事情,都是自己解决自己说了算。

但是现在他们到了鄯州后,一切都得听从官府管理,要依唐律行事。

比如说牛羊被偷盗,互相间打斗斗殴等,这些都要按大唐的律法来解决,而不是按照他们以前自己的传统。

总的来说,其实除了被管的较多外,生活倒是安定了许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