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793章 皇帝特旨(1 / 2)

流求岛,安平县。

鹿儿门海口。

秦琅率领众官员前来迎接入岛的朝廷天使。

老程看着那支顺着潮流,在水师快艇引导下经航道而来的朝廷船只,“这朝廷也真够折腾的。”

“也不是什么坏事。”秦琅道。

贞观七年春,皇帝于长安下旨,为夭折的楚哀王李宽,江殇王李嚣,代孝王李简于宗室中挑选族孙承嗣,袭封越王、江王、闽王。

三王皆因年幼,暂抚养于宫中,赐世封于流求,令三王属官前往封地经营,待三王成年后就藩之国。

皇帝析流求州为流求、安平、嘉义三州,越王世封流求州,江王世封嘉义州,闽王世封于安平州。

一个流求岛,一分为三,一下子封了三位藩王。

秦琅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比较意外,不过思量来思量去,觉得跟自己影响不大。

反正他从没来有想过,要独霸流求岛,将之发展为自己的私人领地,这不可能也不现实,朝廷也不会允许。

卫王被鲨鱼吃了后,他倒是曾动过一次要吞了卫王人马的想法,但也仅仅是动了下念头,马上就打消了。

如今皇帝突然把三个夭折国除的儿子找宗室过继,皆世封流求,想来也不过是皇帝发现了流求岛的重要性罢。

至于为何封三个,而不是之前一样只封一个,估计是觉得这岛很大很丰富,所以直接弄三个藩王过来,避免将来一家独大,又利于分权制衡。

这也很体现李世民的风格。

海南岛也向来是有好几个州的,所以流求现在也设三个州一点不稀奇。朝廷越是如此,越说明朝廷真正开始重视流求岛,接下来要大举开发了。

果然,当朝廷使者的船抵达安平城后,秦琅也知道了皇帝的打算。

三千户突厥人,三千户党项人,另外稽胡、奚契等杂胡、罪犯数千户,凑了一万户迁来,不过要分批迁来。

“卫公,广州刺史周公突然病逝于任上,圣人令卫公马上前往广州。”

周绍范是个不错的人,秦琅去年没少跟他打交道,虽然都是通过他的儿子小周,但两人合作默契。

没想到,老周突然就病逝于广州城中。

“卫公,周公不会是意外吧?”天使待四下无人时,悄悄的询问。

“应当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秦琅道,他估计这也是皇帝的疑问。

之前党弘仁就在广州折了,是被冯盎等土王们给搞下来的,现在周绍范刚上任一年,又死了。

这不得不让皇帝怀疑。

“咱家出来前,宅家让带话给卫公,一定要好好调查,查个清清楚楚。就算此事最后查明跟岭南无关,但朝廷也确实该好好整顿一下岭南了,冯陈宁等一些土王行事太过肆无忌惮,真以为自己是土皇帝了。”

秦琅听了也不意外更不惊讶。

岭南因历史原因,一直以来都是比较独立的,比福建情况稍好点,中原历来也就对桂林和广州控制较强些,其它地方都是土王们地盘,山里更是俚帅们的势力范围。

岭南以前动不动就叛乱,税赋都收不上半点,朝廷也没有军队驻扎。

大唐贞观以来,这种局面在迅速的改变,虽也有几次叛乱,但都被朝廷很快平定,而每次平定叛乱的实情也值得玩味,都是以蛮制蛮。

不安定的因素依然在,根本原因就是利益。

没有哪个土王俚帅,愿意轻易的放弃自己手中的权益,他们既不愿意编户齐民,也更不愿意纳税服役,土皇帝当的多逍遥自在,如果真正让朝廷全都接管了权力,那他们高高在上的地位就不在了。

宁长真、冯暄等当初代表的是岭南那种坚决不肯妥协的势力,直接硬刚。不过刚了几次都没刚过后,于是冯盎陈龙树这些妥协派蛮王占了上风。

他们不敢硬刚,选择归附,但却也是有底限的,当他们的底限被突破后,他们开始阴奉阳违,甚至搞起了小动作。

党仁弘就是被冯盎给设局弄下马的,现在周绍范病逝,李世民开始怀疑。就算没有证据,李世民也已经非常不满岭南的情况了。

难道岭南还真成了法外之地,朝廷针插不进,水泼不入?

借此为契机,李世民已经打算要好好的整顿下岭南。

“卫公接旨!”

皇帝诏封秦琅为岭南三广经略安抚使,兼广东道观察处置使,检校广州大都督,广州刺史,仍奉旨观风巡省东南,兼钦差总督水师兵马事务。

皇帝给了秦琅最锋利的剑,整个岭南三道都在他的临时管辖之内。

三广经略安抚使,广东观察处置使,广州大都督、广州刺史,东南观风俗使,再加上水师总督的头衔,以及他平章政事的宰相头衔。

又有双旌双节,特旨承制拜封。

现在秦琅在东南,上到刺史,下到县令等官吏,都可一言而决定升迁或罢免,甚至可以先斩后奏。

冯盎这样的土王,秦琅都有便宜行事先斩后奏之权。

皇帝给足了权柄,就是要让秦琅这个最能折腾的女婿,在岭南好好的折腾一番。

“冯盎年前不是才进京,而且现在还没回岭南吗?听说他在长安宫廷宴会上,当着四方宾客的面,这越曲唱的可是很好听,圣心大悦啊。”秦琅问。

“陛下特意留冯盎在京多呆些日子,这样方便卫公在岭南办事。若是卫公发现冯盎真有不臣之心,一道密折上去,陛下可以让他永远回不了岭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