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1118章 调虎离山(1 / 2)

虽说南方缺马,不适合养骑兵,可南方擅舟船,更擅山地攀越,南方的水兵、山地步兵都一等一,更别说还有不少山地精锐骑兵了。

福州杭州陆续又有东海水师的官兵舰船加入,一路抵达到东莱半岛的登州蓬莱港时,人马已经达到了八万之众。

其中南海东海北海三水师一万人马,沿途各地官兵约两万,然后其余的便是一些地方的团练乡勇、蛮夷俚僚土兵,以及不少志愿义勇了。

到了登州后,秦琅便也打算上岸回洛阳。

可船只刚进港,牛进达便来迎接了。

“牛公怎么在这?你不是应当去平壤了吗,起码也应当在卑沙啊?”秦琅有些意外。

他这一路虽然说挺快,但也耗时快一个月时间。

他原本预估着,这会东征应当已经打的火热了。

老牛做为镇东大都护府长史兼金州都督、刺史,又是钦点的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统领水师兵马,怎么反倒回登州来了?

“你们这么大一支舰队浩荡北上,谁不知道?我在卑沙也被惊到了,好家伙,我现在手上总共集结了四万人马,你倒好,直接弄来了八万,这个平壤道行军大总管你来当好了。”

秦琅摆手,“我可不想抢你的位置,只是大家一腔热血志愿从军我也没办法嘛。”

“人我都交给你,船也交给你,我就先回洛阳去了。”

老牛拉住秦琅的手臂,“洛阳你先不急着回,太子现在不在洛阳。”

“不在洛阳?不是说太子在洛阳监国吗?”

“原计划是这样的,但现在太子现在到定州了。”

秦琅有些疑惑,这一个月在海上航行,虽然中间也经常停泊港口,但这些消息真不知道,只能问老牛。

老牛倒是如实道来,原计划是太子回洛阳监国,皇帝呢御驾北上亲征。

当皇帝御驾从齐州北上之时,那边也派了营州都督张俭和幽州大都督府长史程名振做为前锋,先领了四千边军,又集结了奚、契两部的一万胡骑向辽河进发。

“难不成程名振和张俭兵败了?不会吧?”

程名振那也是老熟人了,武德九年秦琅奉命去幽州时,程名振是洺州都督,两人一起配合平定了幽州王君廓、李瑗之乱,老程擅用兵,但却是个书生出身。隋末大乱时,随义军起事,后投窦建德,当了个县令。

他当县令的时候,当时十分混乱的河北,居然没有盗贼敢入境,保境安民很有名声政绩,后来他主动弃窦建德投唐朝,仍被授为县令,回家乡招兵买马扩张地盘,后来在两平刘黑闼之战中,程名振也是立功不小,事后得封东平郡公,营州都督府长史,他还亲手杀了刘黑闼,用其首级祭奠母亲,报刘杀母杀妻之仇。

这些年,老程一直呆在河北,官声政绩不错,是个文武全能的难得人才。

至于张俭,他是外戚,高祖李渊的从外孙,连城县公张植之子,以门荫起家,累迁右卫郎将,屡立战功,外放朔州、胜州、代州、营州,镇抚北方,封皖城郡公。

张俭虽说是外戚,但也是将门虎子,打仗还是很厉害的。

这两人为前锋,不太可能出什么问题。

老牛娓娓道来,张俭加上程名振,都是久镇北边的大将,尤其是对辽西这块非常熟悉,与奚契部落关系很好,对辽东高句丽人也很知根知底。

李世民还在半路上,便让这两位先打头阵,其实只是让他们去试探下高句丽人。

两人呢,接旨后也是行动迅速,用了半个月时间便在辽西的白狼城集结了唐、奚、契丹三家两万五千人,比原计划的一万三千人还多了近一半,多出来的兵都是奚契两部的。

这两部尤其是契丹近年没少跟高句丽人摩擦,因为他们是邻居,契丹首领这几年跟大唐关系不错,得了大唐册封,又得了国姓,所以现在很卖力,要他们出五千兵,他们立即出了一万兵。

奚部也一样,双倍出兵协助。

“程张二将领兵走的是无终道!”

从幽州到辽东,有四条道路,我们现在习惯的都是走辽西走廓,沿海岸而行,但是在隋唐时代,这条路其实一年有大半时间是被海水淹没的,因此这条傍海道时有时无,最能通行。

当年隋征高句丽的时候走的是卢龙道,秦国大将燕开打东胡,曹操打乌桓,霍去病拿下匈奴左贤王庭,都是走的这条路,从河北卢龙出发,经滦河到承德,再走两百里山路到凌源,再顺着大凌河到柳城。

这条路属于自古以来的通辽东大道了,但也大部份在山区穿行,实际路程约一千五百进而左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