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1148章 剑斩皇子(1 / 2)

李祐在都督府登基。

可时间仓促,来不及制作龙袍冕服,也没有天子仪仗,于是便让人用白纸裁剪制作冕袍,再用颜料上色绘制纹章。

金瓜铜斧铁戟等没有,便拿木头制作再用颜料染色。

至于文武百官等,那更是随便任命。

阴弘智和燕弘亮各晋封亲王,一个封晋王,拜中书令兼左仆射,一个封燕王,拜侍中兼右仆射,他的那些心腹也俱封为郡王、国公,侍卫们不是封大将军就是尚书。

东宁都督府兵曹参军事杜行敏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加封黎国公,可捧着那简陋的诏书,杜行敏却沉默着。

兵曹公房里,一众参军事、参军、兵曹史、兵曹佐等官吏,也俱被加封为侍郎、郎中、员外郎等等。

反正都督兵曹衙门,直接就晋升为兵部了。

等来传旨的李祐亲信离去之后,杜行敏拿着那诏书许久,最后终于一把掷在了地上。

“诸公,他过去是皇帝的儿子,可如今却是国家的贼子,我杜行敏乃京兆杜氏子弟,岂能依附反贼?我与贼誓不两立,诸公可愿随我讨逆平乱?”

都督府兵曹衙门里的官吏,基本上都是从中原调来的,也有部份是当地豪强子弟,谁都不蠢,都看的出来李祐谋反绝无好下场。

之前李祐袭杀长史韦文振那也是私下行为,大家并不知情,后来又突然造反,大家稀里糊涂的就被裹胁了。

如今李祐更是公然称帝,再不动手大家就都摘不干净了。

本来杜行敏等还打算等朝廷官军到来后,到时再做内应,但李祐都称帝了,等不得了。

杜行敏相信大家也都跟他一样的想法,除非是燕弘亮他们那些参与过杀韦长史的人,否则谁愿意继续一条道走到黑?

当下大家都上来把手中那简陋至极的封官诏令扔到地上,吐上口水拿脚踩,临时用黄麻纸替代黄绢的诏令,被弄的稀烂。

杜行敏拔出佩剑,余众皆拔剑架到一起。

“讨逆平乱!”

共同起誓之后,杜行敏便让大家分头却联络城中的兵士,三人一组,互相监督,防止有人通风报信。

······

夜。

已经正式称帝的李祐身上还没换下那套纸做的龙袍,正在充做皇宫的都督府中举行宫廷御宴,仍与燕弘亮等饮酒。

“加封田氏谢氏赵氏诸蛮的诏书已经发出去了吧?”

“已经发出去了。”国舅阴弘智道。

“让他们快点带兵来勤王,得小心提防秦琅,这家伙打仗还是比较厉害的,我们不能大意了。”李祐说道,当初秦琅做崇贤馆学士时,李祐还是秦琅的学士,没少挨秦琅的教训,对秦琅打心底里还是有些怵的。

“陛下且放心,田氏早就已经响应,有他们在北边,秦琅除非插翅膀飞,否则过不了乌江。”

几人继续饮酒。

“继续奏乐,接着舞!”

乐声不停。

远处突然传来一些喧闹之声,似乎还伴着鼓点。

杜行敏带兵杀来了。

白天,杜行敏与兵曹衙门的同僚们分头去联络城中的兵将,不出意料,很多人都表示愿意跟着起兵,都不想做造反的乱臣贼子。只是被裹挟后,没有领头羊带领他们反抗。

如今有人出头,于是大家纷纷表示响应。

几乎没有遇到半点阻碍,天黑以后,他们从城中各处向都督府涌来,每人在自己的额头系上了红额巾,手臂上扎红布条。

守卫都督府的是李祐的亲军,其中有不少都是他招揽的亡命奸邪,平时也都是喂饱了的。

此时荣升为李祐的禁卫军,统领的正是昝君谟和梁猛彪二人。

杜行敏白天分头联络兵士的时候,并没有去接触这支兵马。

当杜行敏汇聚众人来到都督府前时,侍卫们持弓对准了他们。

“你们想聚众闯宫造反吗?”一人大喝。

杜行敏身穿明光铠,骑河套战马,手持一杆黑漆马槊,额头系着红抹额,手臂扎着白布条,挥槊冲着那人大喝道,“尔等本为大唐之军士,食君之禄,却不思报效郡王,反而从贼附逆,岂不知罪?”

“今日我等忠义之士要为国讨逆除贼,若是识趣的赶紧放下弓刀,弃暗投明尤未晚也,尚能将功赎罪!”

“还不快快打开门!”

身后众多士兵群起鼓躁,喊声震天。

无数的火把燃烧着,把都督府前照的亮同白昼。

东宁都督府也是李祐到来后才修的,修建没几年,因为是亲王藩邸,所以修筑时规格还是挺高的。

整个都督府,其实就相当于是矩州的内堡,城墙高大坚固。

李祐的三千亲军把守着,一时还真是易守难攻。

不过杜行敏的这番话效果不错,尤其是他今天带来了不少人,而且这会功夫,还有更多本来并没有联络到的兵士,甚至是百姓等,听到这边动静,也自发的赶过来。

声势大壮。

李祐的亲军,也并不全是他的心腹,当初他派梁猛彪等杀韦文振,也只是其中二十骑亲信。

许多亲军也都是大唐的府兵,也是糊里糊涂的就被裹挟着造了反。

“魏国公与张将军和刘尚书正统大军赶来,你们切不可自误,赶紧开门,将功赎罪!”

又喊了几遍。

把守城门的亲军中果然有校尉响应,虽城门处也有梁猛彪等人的心腹在,但此时阴弘智燕弘亮梁猛彪等这些没有退路的人,还在里面陪李祐饮酒作乐呢。

城头上争吵起来。

紧接着刀箭相对,很快忠于朝廷的兵士砍倒了那些李祐的亲信,夺取了城门。

城门缓缓打开,杜行敏立即带头一冲而入。

内城中混乱四起。

有些亲军在抵抗,但更多的亲军都转身加入了讨逆的队伍之中。

当阴弘智接到败逃回来的亲信禀报时,吓的酒杯都掉落地上。

阴弘智与李家父子有杀父之仇,而当年阴世师招李渊家祖坟并挫骨扬灰的时候,阴弘智就有份,所以两家算是世仇。后来李渊把阴世师斩了,男丁充军,女眷没入掖庭,再后来他姐姐被分到了秦王府,成了李世民的女人,甚至还得了宠,最后成了阴德妃。

阴家男子们也因阴德妃的关系,得以回到长安,甚至还拿来了一些家族产业,如阴弘智等还又做了官。

可阴弘智却并没有原谅李家,甚至那份仇恨越积越多,李祐打小就不学好,其实都是阴弘智带坏的。

后来的变本加厉,也都是因为阴弘智故意的,比如他把自己的妻兄燕弘亮推荐给李祐,这燕弘亮本来也不是什么好鸟,然后又通过燕弘亮,给李祐网罗了许多亡命无赖奸邪等。

李祐不变坏才怪呢。

就如杀长史韦文振这事,本来李祐是干不出来的,也全是阴弘智等人暗里挑唆,甚至是自作主张假传命令的,反正最后锅都得由李祐来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