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 1247章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1 / 2)

日头还未落尽。

白天烈日留下的暑气还在升腾着,紫徽宫的寝宫含风殿里,宫人也早早的运来了许多大冰块摆在殿中,甚至连殿顶都已经通过水车将清凉的井水抽上去,通过一节节竹管喷淋而出。

可皇帝还是觉得燥热。

徐惠在婉转低吟。

渐渐控制不住自己,嘴唇都已经咬破,浅吟低唱慢慢变成了抽泣,连身体也开始在畏惧逃避。

对于名门士族出身的才女徐充容来说,日落前承幸就已经是有违礼教的荒淫行为,可圣人根本不管不顾,眼睛红通通的鼻子里喘着粗气就扑上来,三几下就将她的衣裙扯的稀烂。

这衣裙用的可是她老家湖州的著名湖丝,还是湖丝中最精良的南浔辑里湖丝,记忆里贞观以来,南浔这座小城的丝行埭一年比一年开的多,这里成了湖州生丝的集散地,最多时达到五十多家丝栈,形成了一条一里多长的繁华热闹的丝市。

丝行收购上来的丝就在这里装上开往各个商埠港口的丝船,河埠上的青石板台阶都被重重的丝包划出一道道深沟。

到如今,湖丝成为天下蚕丝之最,湖丝分头蚕、二蚕、末蚕,质量以头蚕为上,又以其细而白者,称为合罗,专为皇帝织造御服所用,稍粗者,也主要进贡宫廷嫔妃皇子公主们之用。

徐惠身上的这袭宫裙,便是皇帝特旨用合罗所织,是格外的恩宠。

一件宫裙所费,就价值八百千。

但现在,皇帝却三五下就把这件相当于十几户普通百姓家产的裙子撕碎了。

徐惠不敢过于抗拒。

但很快她就吃不消了,今天的皇帝格外的粗鲁,毫不怜惜,甚至格外的勇猛。

“宅家,臣妾不行了,饶了臣妾吧!”

徐惠苦苦哀求,却并没得到皇帝的怜惜,皇帝就如同一头发了情的公牛一样,红着眼睛在拼命。

不堪挞伐的徐惠哀求中指甲挠破了皇帝的后背,划出几道血印。

最后更是直接晕死了过去。

在一边的宫人忍不住小声提醒皇帝。

皇帝恼怒的起身。

徐惠悠悠醒来,畏惧的后退。

“刚才朕一时有些粗鲁了。”

“是臣妾身子太弱。”

徐惠见皇帝依然双眼赤红,只好哀求道,“臣妾今日实在无法再承受君恩,不如召武才人前来承幸!”

“你是说尚宫武媚?”

徐惠点头,梨花带雨。

满腔邪火乱窜的皇帝,此时只想要一泄心中的这股邪火燥热,“赶紧召武媚前来!”

武媚接到内侍来传旨时,正在看一份报纸,头版用很大篇幅写着王玄策出使天竺国的事迹。

话说大唐藩属国泥婆罗内乱,吐蕃趁机出兵,大唐闻讯派出使者王玄策前往,喝令吐蕃停止出兵,并让他去主持平定泥婆罗国内乱。

王玄策领旨后一路往西南而行,沿途召集了八千党项、白兰、苏毗诸蕃部落骑兵,在吐蕃边界,遇到吐蕃大论芒相松囊故意阻拦,王玄策假装停兵不进,结果却暗引精骑绕路,翻越雪山冰谷,出其不意的杀到吐蕃军后方,夜袭蕃军,斩首三千余众。

然后趁胜一路引兵杀到了逻些城下,松赞干布本还想拒唐使于境外,谁料到王玄策如此厉害,被迫出城请罪。

王玄策请天子剑,连斩吐蕃数名大贵族后,又挥鞭抽了松赞干布三鞭,然后才算这事暂时结束。

之后,松赞干布便迅速撤回了派往泥婆罗国的军队,却又暗杀了原本在吐蕃国中的流亡泥婆罗国王,有意想加剧混乱。

谁料王玄策根本不用吐蕃兵,仅用自己带来的这诸部八千骑,翻越大山,进入泥婆罗。

六月,一路翻越喜马拉雅山,连战皆捷,至八月中旬,已经逼近到距离泥婆罗都城仅六十里外处。

此时篡位谋朝的毗湿奴笈多惶恐不已,只得从各地调集兵马布防,一面却又向南边的戒日国借兵请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