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1079章 边功(1 / 2)

剑南奏捷,皇帝大悦。

萧瑀陈叔达等几位老臣等听完捷报,也是抚须大喜,纷纷恭贺皇帝。

“区区小蕃,也敢狂妄如此,早先秦琼不止一次提醒朕,让朕警戒小蕃,朕没太放心上去,想不到他们还真狂妄无边,竟敢入寇松州。”

萧瑀抚着白须,对吐蕃入寇没怎么放心上,毕竟虽来势汹汹号称二十万之众,可却连松州的关隘都攻不破一座,松州城都没看到,就死伤三万了,这充分说明吐蕃实力太弱。

连党项羌都不如,更别说跟吐谷浑比了。

相当初,吐谷浑几次入寇叛乱,那也都是直接攻到了河西凉州或是陇右鄯州城下,也曾打到叠岷。

就连党项叛乱,也都一度杀到了武州,都快打到山南,攻入蜀中了,在松扶文武宕芳叠岷洮诸州烧杀抢掠了一大圈,虽说最后也被秦琅打的跪地求饶,可确实也是有些本事的。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现在这什么小蕃,喊的很凶,人也挺多,二十余万众,千里迢迢跑过来,结果在松州门口就让揍的鼻青脸肿一下子死三万余,这说明什么,说明吐蕃也就是嘴巴强而已。

对于这种大捷,萧瑀觉得都不值一提,跟秦琅在岭南,在南中打的那些平蛮之仗,有什么区别嘛,都是欺负蛮子,胜之都不武,更不值夸耀了。

胜了才应当,败了才有问题呢,甚至胜绩小了,都没什么可说的。

反正萧瑀这样的致仕老宰相,从来也没关注过吐蕃,本身对军事这块也不是很了解。

倒是司徒、卫国公李靖在细看过战报后,却是看出不少东西来的,秦琅这胜利看似轻松,但并不简单,主要还是前期故意示弱诱敌深入,然后凭松州关隘之险来个以逸待劳,据险而守,这才能打出一千对三万的战损比。

赢吐蕃确实没什么,但能以一千对三万的战损比,可就不得了了,就算是李靖自己出马,他觉得也未必能打出更漂亮的战损比来了。

“秦魏公用兵,越来越了得了,早些年用兵还喜用险用奇,如今却已经是大气浑然,稳如磐石了。”

秦琅的捷报后面,自然也附有一封秦琼的遗表,另外还有一封他关于对吐蕃后续用兵的计划方略,都是直呈皇帝御览的。

李世民看过秦琼那封遗表,这是秦琼临终之际写下的,大约万言,看其中笔墨,似是写了好些天,字迹都已经有些潦草,说的内容也有些絮叨了。

甚至有些地方还几次重复等。

可里面透露的却是情真意切,秦琼临终之际跟皇帝追忆了往昔峥嵘岁月,然后又提到了吐蕃的威胁,甚至还提到了太子承乾,劝说皇帝多给太子一些时间和耐心,多选些忠直良臣辅佐太子。

对于秦家,秦琼反而说的不多,甚至提出说嫡子秦珣文弱,没有将才武力,怕不能为大唐为陛下镇守松州,提出死后将世封松州归还朝廷的想法,对于几个庶出子也皆得皇帝圣恩而封公侯之事,秦琼觉得惶恐不安,希望皇帝也能收回这些公侯之爵。

秦琼临死,也没有在最后的遗表中为自己求什么身后名,更没为儿女们谋什么功名爵位。

他说自己一生征战,还能安享太平,死在榻上,已是天大的幸运,临死就是有些放心不下秦琅,说秦琅年轻而居高位,怕是福禄难久,所以他希望皇帝为保全秦琅也为保全秦家之故,能够念他们父子的一点旧功,让秦琅就留在岭南边地,让他在岭南踏踏实实的镇边个二十年,好好磨砺一下,打磨下性子,也多做些实事。

将来留给太子使用,以免过早折断。

都是肺腑之言,也是临终之言。

李世民看完后,心情沉重。

对于秦琅的对吐蕃聚歼方略,李世民看过后交给了李靖。

这位大器晚成,如今花白胡须,手里还拄了一个龙头杖的司徒,看完后忍不住点头。

“计划很不错,缜密不疏,吐蕃这次估计插翅难飞了。”

李靖觉得秦琅的计划没有问题,很好,甚至很完美,河曲伏击聚歼,完美的战场,完美的计划。

只是萧瑀陈叔达等几位老臣看过后,却并不这么看好。

尤其是向来嘴快的萧瑀,曾经说自己是梁朝天子后,隋朝皇后弟,大唐左仆射,天子亲家翁,是敢在金殿之上跟其它宰相争吵的直接撸起袖子开打的人。

此时虽说六十多岁了,但脾气是一点没改,本来以他这个年纪,继续当宰相也还算年轻的,可这位也就因为臭脾气,数拜数罢,如今直接就在西都养老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