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1303章 王国(1 / 2)

码头上,当值诸班前来迎接护卫。

秦琅笑了笑,“不用搞排场,我们吕宋要务实。”

旧金山刺史秦用开口,“三郎你如今也是堂堂吕宋郡王,怎么能没有半点仪仗呢。”

不过在秦琅的坚持下,诸班直还是收起了一些仪仗。

出长安的时候才三月,过秦岭的时候甚至还很冷,到了此时,也方才五月,但却炎热如火炉了。

没在码头多呆,众人拥着秦琅进了旧金山,直入牙城。

秦琅直接到了后衙,跳入泳池畅游一番,秦用等也被招呼着下水,游了会后躺在凉棚下竹椅上喝着冷饮开始谈事。

“朝廷新成立了枢密院,分掌军事。”秦用带着几分笑意道。

秦琅喝了口酸梅汤,有些无奈的道,“我也没料到当初我对当今谈过的一些设想,如今他居然采用了。”

“三郎先前拟在吕宋设内阁、枢密院、骑士院、行政院,这我们刚把架子立起来,朝廷就抢和了,咱们怎么办?”

秦琅在去见李世民最后一面前,其实已经在吕宋开始着手架构吕宋的组织架构了,吕宋虽有个都督府的名头,但吕宋毕竟不是大唐行政体系的真正一员,都督刺史那一套,对于一个相对独立的吕宋来说,有些过于单薄,尤其是为将来后代考虑,吕宋肯定得有一个自己的中央班子。

他提出的组织架构,是以行政院负责行政,枢密院负责军事,而内阁是负责决策的,骑士院是负责审议的,这样做是考虑到秦琅控制吕宋的时候,当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但将来秦琅的后人接掌吕宋府,就未必有他那样大的威望,甚至以后子孙可能也未必有真正治理吕宋的能力。

考虑到这些,他便计划构建一个相对安全可靠的管理构架。

这构架重点自然是分权。

如果按现在吕宋都督府来统领整个吕宋,那将来后人为都督却能力不行的时候,那么长史或司马这样的佐贰官,就有可能掌权,甚至架空都督的权力。

所以长远考虑,就得提前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

“既然天子已经先用了这枢密院,那我们吕宋就得避嫌,换个名字吧。”

“改叫军机处。”

把原来都督府的职权一分为四。

行政院的核心是六曹,六曹之上自然是长史和司马,但秦琅的设计,是虚化长史和司马的权力,行政院的行政权力直接交给六曹。六曹参军事,实际负责行政事务,各负责一块。

长史和司马,则相当于大都督的师、傅,名头尊荣,实际上没有职权。

这就有如明朝时的六部一样,明太祖取消了宰相,于是权力尽归六部,明朝六部的权力,尤其是明中后期以前,是远超唐宋等诸朝的,因为六部尚书上面没有宰相了,他们实际分了部份相权。

当然,明太祖废宰相,朝廷尽归六部的做法,也导致了权力的不平衡,所以后来做为皇帝秘书助理的内阁,很快就慢慢的凌驾于六部尚书之上,成了无名有实的宰相。

因为内阁掌握了宰相的权力,所以明朝皇帝只能再打补丁,用亲信的宦官太监行使代批朱红的权力。

这么一来,实际上明朝的最高中枢权力分配,就是内阁决策,司礼监审议,六部执行这么一个大致情况,达到了一个相对的权力平衡。

明朝用司礼监的太监们来平衡权力之前,其实是打算用六科给事中来掣肘内阁和六部的,但后来发现,就算一再加强六科给事中的职权,不仅给他们审议之权,甚至给他们弹劾之权,但也并没能达到所需要的平衡功能。

相反,六科给事中后来完全走歪了,这些品级低权力大的言官们,因为他们的仕途升迁终究还是受内阁辅臣们影响,所以最后科道言道往往就沦为了内阁辅臣们的喉舌,成为党争的工具。

不得已的情况下,皇帝最后用自己最信的过也唯一还能用的天子家奴太监们,太监们不可能跟内阁、六部的文臣们一条心,天然是对立的,所以最后才形成了直到明亡时的中枢权力三架马车。

历朝历代,虽然官职名称不同,但总的来说,终究离不开权力分割,互相掣肘这样的一个核心的。

皇帝只有通过这种分权的方式,才能控制朝堂。

对于吕宋来说,吕宋都督府只是一个府级行政机构,而大唐的县州都是一元制,只有到道一级,才开始搞四衙分管。

吕宋若只做为大唐治下的一个都督府,那么这种架构是有利的,但如果做为一块外世封地,一个自治的独立王国,这当然是不利的。

就如历史上唐朝的藩镇之乱一样,晚唐五代,藩镇割据,各个藩镇多是以藩镇的形式存在着,控制着一两个或数个州,各节度使衙其实就跟初唐的都督府类似,只是又兼领了行政监督司法等诸多权柄。

但说到底,节度藩镇都还是一元制,所以晚唐藩镇割据经历了很长的时间,藩镇内乱更加严重,本质上就是这种组织架构上有先天不足。

到了后梁后唐等五代时,因为吞并其它藩镇,然后建朝立国,这才能改变这种先天缺陷。

直到北宋建立,才算是彻底的改善了那些大坑,从此进入稳定期。

吕宋都督府绝不能最后演变成一个藩镇节度,更不能将来动不动内乱,必须从一开始就把这些架构上的缺陷堵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