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1069章 刀墙碎断吐蕃梦(1 / 2)

刘兰成已经胜券在握,小蕃的意图不过是做困兽之斗罢了,还尽是些无用之功。

要知道这处岷江原虽然挺开阔,可这里毕竟是松州,所谓的原野也不过是岷江、黄泥江等几条河谷交汇之处,宽不过十里的山谷河原,还有两条河分割流过,使的地形较为零碎。

三万人马交战倒也还是能施展的开的,但是三面皆山,再加两条河的切割,实际上三山四谷两河的限制下,这处战场已经是限制重重了。

吐蕃骑兵根本没什么可施展的地方,齐兰成早就已经兵分三部,又是临河依山,早堵住了几条河谷通道。在战斗之前,这些还不怎么突出,可是此时吐蕃人被逼的只能突击混战的时候,这些部署就显出高明之处了。

这是早早把吐蕃人的退路给堵了,连他们此时想突围,也没有多余的空间,只能往三支唐军阵地上突。

可你吐蕃骑兵再彪悍,能彪悍的过大唐的骑兵?

就算是大唐的骑兵,也都不敢往自家列阵整齐的步兵阵突啊,那些长矛、重斧、陌刀是吃素的?

那些弓弩手是善茬?

更别说两翼还有骑兵护翼。

骑兵冲步兵阵,这是找死啊。

正常点的人谁都不会这样做,可问题是现在吐蕃人被逼无奈,明知唐军阵凶险,也只能突了。

这是唯一的生路,否则让人家一步步挤过来,到时骑兵可就想冲都冲不起来了,到时连步兵都不如。

这种战法其实不是刘兰成喜欢的,他更喜欢的是硬碰硬的正面刚,你吐蕃骑兵爱分割包围,他刘兰成更喜欢。老刘当初能封郡公晋三品,功勋可都是在突厥人和梁师都那里刷来的。

突厥人的骑兵玩的可比吐蕃人溜,但不也照样被刘兰成收拾吗?

一顿饭的时间。

老刘直接让巢车上发旗语给后面宁远军城中留守人员,让城里的镇兵家眷等开始做饭了。

“等饭做好,我们这也就灭了小蕃军。”

刘兰成先前擒了尚囊的儿子,因此知道这次领兵来的是吐蕃大相尚囊,如今吐蕃三大派系里苏毗系的领袖,这位打着蛙旗的吐蕃大相,据说一张嘴最厉害,在吐蕃内乱时,苏毗贵族们也有不少跟着叛乱,但后来尚囊跑到苏毗,一张嘴就把苏毗诸贵族全都给说服,都向松赞干布起誓效忠了。

他也是吐蕃改革派的代表,据说还是个大唐通,不仅能说大唐话看的懂大唐字,甚至还能做些词赋,是个很了得的人物。

可这位领兵打仗,肯定非他所长。

“若遇到那姓娘的老头子,留他一命先。”

吐蕃军这边,蛙旗下尚囊还在与诸将商议怎么突。

唐军三面夹击,所以肯定只能集中精锐向一面突击,寄希望各个击破,不可能同时三面发动突击,他们没这个能力了。

“东面,东面是唐军主帅所在,我们突过去,砍倒帅旗,擒下唐军主将,到时唐军必然崩溃,我大蕃则胜矣!”说话的是尚囊的长子,也五十出头了,头发都花白了,这位也继承了他爹嘴皮子厉害的本事,也对大唐文化很精通,但打仗也是个外行。

“往西。”

尚囊想了想,最后决定往西突围,理由是宁远军镇的唐军比预料的强和多,这里早有防备,他们就算能突破唐军的包围封锁,可也没多大希望能够一举击溃唐军,更别说夺取宁远军镇了。

所以最好是往西突,突出去后,能败唐军是最好,若不能败,则立即往来路撤回。

········

“灭贼午食!”

唐军三阵将校,都接到了刘兰成骑兵的传令。

刘兰成的命令很简单,三军各守本阵,要保证军阵不散,不管吐蕃人怎么突,死死顶住就完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吐蕃人突破军阵。

“陌刀手!”

满脸络腮胡须的玄甲将军大声喝令左右,“调陌刀手列于阵前,长柄重斧手列左右,长矛手次子,刀牌手分列左右,弓弩手居中,骑兵掩护两翼!”

“人在阵在!”

“遵令!”

络腮胡统领的是三阵中西北的一阵,仅三千人,一千骑两千步。不过这位此时虽然仅是一中郎将之职,却来头不小。

此人原本爵封谭国公,官拜左卫将军。出身将门,本姓丘敦,字敬,祖籍河南洛阳,却是鲜卑将门,祖父是西魏镇东将军丘寿,父亲是隋稷州刺史丘和。

此人有勇力擅骑射,隋末之时,聚兵起义,投平阳公主,保守郿城,迎接李渊入关,后随李世民征战四方,曾为秦王府左一府骠骑将军,贞观朝后,先后任左武侯将军、天水郡公,左卫将军,谭国公等官爵。

不过此人生性严酷,手段残酷,隋末时平凉奴贼数万包围扶风,太守窦进坚守,贼军不能克,粮食吃光,其众渐离散,部份人归附丘行,他派其头目劝说奴贼首领,让他们共同迎接归附李渊,随后亲自带几百人背粮牵牛担酒到奴贼营地劝降。

承诺招安,结果待贼奴归附后,他又一刀亲自把首领砍了。

玄武门之时,他也参与行动,并在攻进齐王府后大开杀戒。平时待下属也很残酷,动不动打骂,尤其是对读书人向来极不尊。

因此,丘行恭经常被弹劾,官职爵位也被罢免了数次,不过李世民念其有功,经常是一撸到底没隔半年,又将其起复。

而在年初,丘行恭跟他大哥丘师争葬生母,闹的沸沸扬扬,又被御史弹劾,于是再被贬职。

不过虽然现在只是个校尉,可毕竟人家那也是曾爵封谭国公、左卫将军的勋臣,论功勋可比主将刘兰成还要高些,就算论打仗和功绩,也要压刘兰成一头的。

丘行恭当初在秦王府的地位,那是跟侯君集、张亮他们一档的,比秦琼尉迟恭程咬金段志玄略低一档,却在牛进达、刘兰成之上。

现在他统西北军阵三千人,马鞭一挥,“各守本阵,不得后退一步,谁敢后退,我便斩谁,队退斩队头、旗手,团退斩校尉、旗手······”

“把我的旗插在这,从现在起,不许旗退一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