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568章 查验功绩(1 / 2)

凤林关下。

秦琅也有些犹豫,他从叠州一路来,虽然也汇集了秦琼的兵马,但打到河州此时,麾下也才两万不到的人马,其中既有来自松州叠州的边军,府兵,也有来自岷州洮州的败兵,还有归附羌兵,成份复杂。

算是一支临时拼凑起来的军队,装备方面也很一般,补给方面更全靠着以战养战。

打到现在,确实是人马俱疲,而且天气寒冷,大家也都没什么士气斗志了,都想着早点班师回家。

朝廷给秦琅的旨意,他也已经收到了。

从叠州下都督,升到了叠州中都督,现在又加了陇右道宣抚使,洮河道行军总管,还是押两藩副使,他做为前军主帅秦琼的副手,皇帝给了他们爷俩前线很大的便宜行事的权力。

但除了给官职,给方便外,并没有给他们派调更多的兵马来助战,后勤粮草军械方面,也都只是让陇右剑南河西三道自筹。

说到底,朝廷并没有全力开动战争的机器,或者说此时根本开动不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秦琅他们能够借着叠岷大胜之威,迅速横扫陇右入侵之敌,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可强弩之末,未能穿缟,这是个常识。

师老军疲,后勤跟不上,如何敢轻易的越境深入反击吐谷浑?

一出边境,极可能补给、援军都没了,吐谷浑不管怎么说,实力还是远在党项之上的,且吐谷浑今年虽说两次卷入战争,也损失了有两三万人马,但这个损失对他们来说,还算不上伤筋动骨。

最关键在于,以秦琅对吐谷浑过往的了解,眼下吐谷浑偷鸡不成蚀了把米,定然也早就做好了唐军反击可能的准备,按伏允的尿性,一旦唐军越界反击,伏允最可能的就是立马跑路。

虽说他在青海边立有王都伏俟城,可伏允的城池建的,也只是个看样,平时他们都是住帐篷里的,唐军来了,他们随时可以舍弃掉那王城。以前隋军征讨时,他就是这样做的。

吐谷浑几千里地,又多蛮荒,他们不管是往西北山区里跑,还是往西面沙漠里跑,还是往南面的高原跑,唐军追击起来都会非常麻烦,补给会是个严重的问题。

若是伏允发狠烧草,唐军可能陷入进退不得的险地。

在秦琅看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搞死搞残,所以要动手就得积聚实力,调动精锐,后勤补给这方面也得跟上来,最起码也得两三路出兵,分兵合击,不给伏允半点机会。如程咬金这样,纯粹就是想讨点便宜的行为,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可老程非要磨蹭,秦琅也没办法。

最后只好同意他,只要真有三五千士兵愿意随他出征,他也同意,但他最后还是跟老程约定。

“以千里为限,最多深入千里,有机会一击即走,绝不可恋战,能答应我吗?”秦琅问。

老程拍着胸脯,“一千里就一千里,不过得出了河州边境赤岭算起,如何?”

“可以,程叔可千万谨慎小心些,宁可无功而返,切莫贪功冒进。”

“你放心,老程我打过的仗也有上百场了,虽不如你阿爷那般了得,但也不可能会跟久且洛生和李道彦那般蠢的。”

久且洛生在岷州城下,被秦琅擒住,直接一刀砍了脑袋,以祭奠洮州被屠的军民了,一点给他分辩的机会都没有,虽然他是个刺史,可秦琅也没让他有机会回长安。

程咬金兴奋的跑去游说兵将们去了。

“三郎,你就不怕他出事?”张超问秦琅。

“卢国公也是久经战阵的大将了,作战经验确实丰富,外表看着粗,却是外粗内细,而且他擅长骑兵作战,他斗志高昂,让他挑选几千精锐轻骑出击,倒也并不就是错的。”秦琅笑了笑。

秦琅认为这一阶段作战,已经达成战略目标,击败了入侵者,尤其是还取得了招降党项这个巨大收获,可吐谷浑这次入侵,确实也没太大的损失。

为了防止吐谷浑在冬天可能的再次进攻袭扰,所以放程咬金这头猛兽出击,以攻代守,其实也是可以值得一试的。

反正以老程的本事,就算没能取得什么意外收获,可总不会有意外惊吓的。

若是老程真的打出了什么漂亮反击,那就是意外收获了。

若是老程凶猛到吓的伏允弃王都而逃,就算不能正面杀伤擒获什么,可对于吐谷浑来说,也会是极大的损伤。

毕竟这大冬天的弃城而逃,男女老少还要赶着牲畜在风雪里逃跑,一跑可能就得跑上几百上千里,这牛羊牲畜肯定要死很多,甚至还会有许多妇孺死伤,尤其是怀孕的妇人逃跑时,肯定会有不少流产的。

据说汉代时,汉军就喜欢在冬春的时候对匈奴人发起突袭扫荡,逼迫匈奴部落逃跑迁移,每一次冬春扫荡,匈奴人迁移逃跑时,都会有许多妇人和母畜流产,这让他们损失惨重。

“实在不行,还可以让程将军顺带着烧吐谷浑人的草。”

游牧民族对草的依赖性,就跟中原百姓对庄稼的依赖一样强,没有草,牲畜就没的吃,人也没的吃。

这都是绝户计。

身为全军主帅的秦琼还远在岷州,相跟甚远,所以河州这边,还是由副帅秦琅说了算的。

程咬金倒也确实有几分本事,跑到军营里,一通言语,还真让他拉起了几千人出来,老程精挑细选了来自松、叠、岷的边军府兵,并从附羌中选人,拼凑够了五千。

也基本上把秦琅手下这两万人里的骑兵差不多都挑走了。

但面对着笑呵呵过来请令的程咬金,秦琅当然也不会反悔。

与老程仔细商议了一番进军路线,以及要提防的事项后,便干脆的把这五千兵马都给了他,三千骑兵,搭上两千骑马步兵,都是比较精锐的边军、府兵等,立功心切,愿意随老程再去拼一把,搏一搏,勋官说不定就变武阶了。

对于府兵、边军们来说,平时番上、戍边其实挺辛苦的,可这种辛苦又没什么机会立功受赏,所以遇到战事,他们其实很积极,毕竟当府兵为的就是能立功,立了功就有机会授勋、获官,从此一跃而进入仕途体制,这是绝大多数普通的地主庶族子弟出身的机会,甚至是唯一的机会,只能拿命去拼。

毕竟朝中的那些贵族勋戚士族,其实人家哪个不是几代甚至是十几代人努力得来的地位?

秦琅给这五千人马,尽量补齐了装备,人配双马,每人起码带箭百支,又给带上了易携轻便的肉干肉松等。

“祝程叔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