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725章 进击的封臣(1 / 2)

这种时候,李大亮也没法子了,于是把目光放到了名义下自己治下的秦琅封地上,秦琅的那些封臣可是很彪悍啊,这几年不但把封地里的蛮子收拾的服服贴贴,獠子部几次进犯也没讨到半点好处。

于是李大亮想喊他们一起上,可他们都是秦琅的家臣,不敢擅自越界,这是先前秦琅定下的重要规矩。

阿黄这次送阿侬进京,就想来亲自跟秦琅商讨一下这个事情。

“那獠子部跟左右溪的蛮子也没啥差别,要说差别,就是更野蛮一点。部落溪垌不少,不过真要打,他们绝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完全有把握收拾他们。”

獠子部控制的范围其实很广阔,秦琅受封的武安州西北方向,后世的云南东南部,贵州南面,广西西面,越南西北部,很大一片地区都是獠子部地盘。

差不多就是南盘江以南,左右江以西,盘龙江以北的广阔地区,这片连绵的群山河谷之间,在大唐的地图上,几乎是空白一片。

这就是真正的蛮荒。

獠子部跟和蛮部差不是以红河为界,而在和蛮部的西北,澜沧江与红河之间还有个濮子部,在昆明一带则是黑蛮部与白蛮部了,在大理一带,则是六诏为首的诸蛮。

反正云贵一带,现在朝廷也只是设立了几个羁糜州,大片大片的地区,还都是空白的,都是这些西南夷啊南蛮子们的控制区。

李大亮费力打通的商道,虽说是自秦汉时就已经开拓的,但都是些相当险要的小道,只能走西南的小马或骡驴,商队也是以马帮为主,驮运商货,根本不能通车。

朝廷在岭南西北,也就是沿左右溪设立了一些州县,还多是些羁縻州,对于更西边的地区,实际上那就完全没有半点控制了。

左右溪的蛮王,好歹现在还接受了朝廷的册封,地盘也设了州县,但西面那边的獠子诸部,踩都不踩朝廷,你大唐算老几啊,谁啊?

西南夷们天高地远,占据山林险要,过着挺自在的原始而又落后的日子,平时喜欢窝里斗,偶尔也会成群结队的跑出山来打劫。

但对上中原的正规军,他们其实从来没有半点优势,从周隋到唐,朝廷镇守西南的将军,经常杀的蛮子们鸡飞狗跳人头滚滚。

如当年史万岁便曾征云南爨氏,便转战千余里,破三十余部,俘二万余众。窦轨在镇守剑南益州时,也是对獠人毫不客气,动不动就派兵征讨不听号令的蛮子,再多的蛮子都扛不住官兵的进剿。

只不过虽然中原王朝每次都能击败蛮子,但蛮子们依山据险,朝廷用兵之后,也无法占领,待一撤回,蛮子们往往便又返回。

“我们跟安南都护府联兵,打下的地盘归安南府,攻下的寨子,谁打下来的钱财人口归谁,我觉得这是个好买卖!”

阿黄与秦用等都想干这票,甚至都已经连进攻路线都商议好了。

他取出一副地图来,上面标有进攻线路等。

“这是我们的甲字计划,我们沿穷奇河北上,一路向北进发,先打到高平,那里有我们的高平堡,可以为据点,扫荡周边数百里·····”

秦琅看了眼那简陋的过份的地图。

武安州西北,一片空白,只有獠子部几个字,然后西面有昆州等字样,可秦琅却知道,这地图上武安州跟昆州(昆明)也隔的太近了,弄的武安州跟昆州也就比距离交州远一点。

可事实上,武安州距离昆州太远了,实际上距离一千五百里以上,这还是算的最近的直线距离了,事实上以现在的交通道路情况,绕上个三五千里也不稀奇。

“你们不是说现在武安州处处缺人,那还能抽的出人来出兵作战?”

秦琅问,武安州可没有朝廷驻扎的府兵,只有秦琅的军队,分为封国军队和国公府卫队还有秦琅的亲军,朝廷给的卫国军队是三千兵额,国公府有亲事和帐内两府九百人,加上秦琅的亲军几百,其实也就不到五千人。

对于现在的武安州来说,五千人,这差不多意味着封地内的大量青壮了,一旦他们出征,对现在的武安州来说,肯定影响极大。

毕竟武安州并不完全是一个农耕州,他还有大量煤矿金矿银矿铁矿伐木厂造船厂陶瓷厂捕渔场等等,到处都是需要人手。

“出境做战,跟守土做战,又有很大不同的。”

“我们之前南下武安州虽然也打了许多仗,可你应当清楚,这一路本来就是岭南入交州要道,水陆便利,还有身后的左右溪蛮王们的支持,有交州在南面可接应牵制。但进攻西北的獠部就不一样了,那边山更高,林更密,路更小······”

阿黄却提出了他们商议过的计划,“我们不是去攻城拔寨的,我们就是去抢钱抢人的,所以以突袭和抢掳为主。”

他们的意思,完全就是捕奴队,所以人员不一定要太多,因此后勤上压力不大,百把人一队,保持一定的距离,可互相支援,沿河道山谷进发,沿途建立一些小要塞寨子,反正有机会就打,没机会就不打。

真的是纯粹的打劫了,不以攻城拔寨为目的,也不以占领为目的,秦琅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你们打算出动多少人马?”

“我们打算兵分三路,每路十队,每队百人······”

三千人马,以封地的骑士、武士们带队,以他们的侍从、乡勇们为主力,也在太平港、交州港招募一批佣兵,还可以向侬家杨家等土酋,以及左右溪的蛮王们招人,反正有钱一起抢,有人一起分。

“之前三郎你号令左右溪蛮王们灭了金龙垌侬家,还有江口垌几支人马,那些蛮王们可是大赚了一笔,所以我们要是再召他们一起,他们肯定也会很乐于响应的,我估计若是三郎你给他们去封信,估计起码能凑起两三万蛮部一起出兵。”

左右溪十八个羁縻州,凑两三万蛮子当然不是问题,也不用管他们什么钱粮器械,反正大家全凭本事自己抢,一起出兵互相有个照应便是,抢多抢少各凭本事。

武安州的秦家封臣们只要钱和人,其余的都不要,打下来的地盘,就是安南都护府新开排遣的疆土了,各溪垌可以效仿上次打下金龙垌一样,谁最先攻破寨子的,那等大家瓜分完寨中财富后,寨子和地盘就归谁,可设立新的州县,隶属于安南都护府管,也能当个刺史或县令了。

这样的好处,左右溪蛮子没理由拒绝,甚至安南大都护府北面的不少羁縻蛮部也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的。

诱惑对于秦琅来说也同样不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