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124章 太上皇(1 / 2)

武德九年,八月初八日。

天微微亮,长安六街鼓楼的晨鼓纷纷敲响,按马周的设计,天光晓色便开始敲击晨鼓,辩色而止,就是天大亮就停止,若是天色不好的时候,就敲满八百下。

每一通鼓过后,长安城门便打开一小截。

今日的长安城,明显与往常有些不一般。

天未亮,皇城的诸省部衙门便早就忙碌了一夜,大家都在通宵达旦的忙碌,为了初八早上的朝会。

封闭许久的太极宫,今早也会打开,金殿早朝也会重新开启。

门下省官员从锦盒里面取出了宫门符,钥匙,门下侍中陈叔达亲自在门符上署名用印,“把这交给城门郎,并呈监门卫将军核验。”

封锁了两月之久的太极宫门,终于伴着八月初八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缓缓的推开了。

门前,百官早已经恭候多时。

整个长安城中七品以上官员,今日皆必须参与早朝,虽非朔望大朝之日,可今日却是有大事发生。

这一天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什么过多的惊讶,大家早就已经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了。

当这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大家已经都很内心平静了。

宫门在最后一声鼓声中,完全开启。

身披锃亮铠甲的监门卫士兵守在门内,右骁卫的士兵守在门外。

一串马蹄之声传来。

一名旅贲军校尉骑马奔来,“太子殿下驾到!”

随着这声喊,翼国公秦琅统领着一千名太子旅贲护卫着太子李世民缓缓而来,今天的李世民没有骑马,他坐在一辆金辂大车里面。

百官纷纷避让两边,恭迎太子入宫。

秦琅身披明光甲,腰佩长横刀,骑马持槊护卫太子进入宫门,今天他负责护卫太子重任,因此铠甲兵器不得离身。

阳光洒落,秦琅感觉已经有些闷热了。

“殿下,到了。”

秦琅催马来到辂车前,对着车内的李世民道。

车内嗯了一声,秦琅帮忙掀开车帘,李世民从车内下来,他打量了下今日的太极宫,宫里除了秦琅带来的一千太子旅贲外,侯君集今天也带着百骑和两千玄甲骑入宫宿卫。

“三郎,你阿爷此时应当也快到长安了吧?”李世民突然问。

“距离长安当还有七八日行程。”

“可惜叔宝今天不在。”李世民说完,交待秦琅带兵在殿外警戒侍卫,然后一步一步拾级而上,进入金殿。

八月初八日清晨,李渊御临金殿早朝,下敕退位,称太上皇帝,仍居太极宫。

李世民跪接敕旨。

礼部尚书河间王李孝恭宣布九日太子在东宫显德殿举行登基即位大典。

一阵阵山呼万岁声中,这场特殊的早朝结束。

李世民率百官恭送太上皇帝回宫。

送走李渊,李世民也没多留,直接出殿。

秦琅迎上前去。

“殿下!”

跟在李世民身后的长孙无忌笑道,“该改口了,此刻起你要称陛下。”

接过那道传位敕书,李世民虽还没有举行继位大典,可已经是皇帝了。

秦琅立即改口,“臣拜见陛下!”

这声陛下,让李世民有些恍然。

他伸手拍了拍秦琅的肩膀,一时意气风发,“走,回东宫。”

回到东宫,李世民的一众心腹文臣武将,除在外领兵者齐聚一堂,大家个个兴高彩烈,这么久以来,大家拥着秦王终于走到了这个位置上。

继位为帝,再不用担心了。

李世民坐在坐榻上,笑着道,“现在起,我们只用一心想如何全力对付突厥便是了,孤也再不用担心朝堂之上和深宫之中。”

房玄龄提醒李世民,“今日起,你就该自称朕而不是孤了,你已经是皇帝了。”

李世民感叹着道,“我想起九年前,陛下即位前一日,也是这样,召我前来,这转眼间,如今却是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真正坐到这个位置上了,又有点茫然了。”

杜如晦道,“陛下虽然今天才当皇帝,可你掌朝纲已经两月有余了。”

“是啊,两月有余,但这两个月来,接触政事,日理万机,方才觉得这治天下与打天下,真的大不一样。”

秘书监魏征不客气的道,“三省六部,九寺五监,十二卫四府,百官百僚,但各司其职,犹如网目。陛下要做的只需要提纲,纲收目顺,纲举目张也。陛下是天子,自有宰相辅政,说难也不难。只要肯听谏纳言,那么就是集无数人的智慧在治理天下。”

李世民抚着胡子,“朕这一收一举,牵动的却是天下。当年单人匹马,一收,就兜转过来了,可整个天下,万一错了,岂是一时能兜转过来的?”

长孙无忌很直接的道,“陛下怎么会是一人,我们这些秦王府、天策府的老人,都愿意竭力辅佐陛下的。”

李世民瞧了瞧坐在最末尾的秦琅,他一身铠甲扣着盔,低着脑袋一言不发,倒像是睡着了一样,不过他清楚这小子不过是故意装睡,只是自觉资历低罢了。

想起当初靖乱前,这小子上窜下跳的积极样,倒是大有不同了。

“光靠秦王府的老人也不行,如今不比从前,过去我是秦王,天策上将,自然有你们就够了,可如今我当了皇帝,就要负责整个江山社稷。不仅你们这些老人朕要重用,就是太上皇的老臣,还有建成的人,我也要用。只要有才肯干的,朕都愿意重用。”

其实刚才长孙无忌房玄龄等的话,就是在暗示他们这些秦王府老人对魏征、王珪这些人受重用的不满了。

李世民也听出他们的暗示,可还是决定重用魏征这些人。

他说,“当年太上皇登基的时候,他朝堂上有能力的人很多,而我今天身边有能力的人,却要比当初少。所以对于有能力者,我得重用。”

这时魏征便直言道,“既然殿下一再说要重用人才,那么臣倒有一个建议。”

“你说。”

“先前薛万彻谢叔方冯力等接受秦琅招降的时候,曾提过一个要求,就是希望陛下能够以皇子之礼将建成元吉安葬,这样一来他们这些旧部也能心安。但是直到现在,臣也没见陛下完成承诺,建成和元吉二人当日被斩下首级,后来只是草草安葬在长安城外,二人依然还是庶人身份,臣以为不妥。既然答应了就得做到,更何况,给二人一个追封谥号,也是对当日事情的一个盖棺定论。”

魏征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事,让李世民意外。

秦琅透过头盔面甲的缝隙悄悄的打量着李世民的脸上表情,发现他倒没有什么特别不高兴。

或许是时间长了,也慢慢淡化了情绪。

“那你以为朕当如何追封二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