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139章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1 / 2)

北周隋朝和亲,都是嫁公主。

当今颉利可汗的可敦,便是隋宗室女义成公主。开皇十九年,和亲启民可汗的安义公主出塞不久后便病逝,于是杨坚又以宗室女封为义成公主再嫁启民。

启民死,义成按突厥收继婚制,再嫁启民可汗之子始毕可汗。武德二年,始毕可汗死,义成公主又嫁始毕之弟处罗可汗,处罗可汗又死,义成公主又立处罗弟为可汗,是为颉利可汗。

义成公主嫁入突厥二十八年,先后嫁给启民可汗和他的三个儿子,可以说也是一段传奇了。

“前隋和亲之策,朕不欲取,打仗是男人的事情,用不着女人去担当。叔宝,你说的对,这一仗我们打不起也拖不起,但是朕认为颉利比我们更耗不起,颉利继承大汗之位虽有六年,但当年始毕可汗、处罗可汗的儿子们都已经长大了,更不说他还有好些个成年的兄弟,突厥狼崽子们犯边时虽然一拥而来,但他们喜欢打顺风仗喜欢抢劫得好处,若遇到硬仗却不怎么能坚持,草原人也不以战败为耻,见风向不对便会逃跑。”

“所以只要我们想办法把颉利打痛,那么突厥各部落的俟斤、特勤、啜、设等,便会另生心思。再加上我们只要继续坚壁清野,几十万狼崽子抢不到粮草,不战自溃。”

这位年轻的皇帝在刚即位就面临如此严峻挑战时,却依然很镇定。秦琼考虑的是双方实力,从军事角度来盘算,而李世民却直接是站到了突厥各部首领们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所以咱们这次不仅要打,还要打的颉利生痛,要打的突厥各部首领畏惧,我们不主动求和,我们要让颉利主动求和,而且朕也绝不会再向以往一样再向颉利付赎金,任他敲诈,相反,朕要让颉利给朕进贡,给朕赎金,否则,朕就要让他有来无回,三十万骑一个不剩下的全死在这关中。”李世民发狠的道。

他话音落下,并没有宰相们响应。

一直以来,突厥都是凌驾于唐朝之上。

大唐起兵之初,是向突厥称臣进贡以换取人马支持的。等到李唐扫平了刘武周、王世充后,李渊腰杆子直了一些,便要求朝臣在给突厥的国书里面,平等唐突关系。而等到武德五年把刘黑闼也彻底平定后,李渊已经再次调整与突厥关系。

这个时候,他已经要求对突厥与唐的关系定为唐为宗主突厥为臣藩了,之后突厥不服,屡屡入侵,李渊也都是发兵交战,虽每次敲几棒子最后也要派使者去慰问慰问给点金银钱帛,但那已经叫赏赐,而不叫进贡了。

但在李世民的眼里,这依然是对突厥的示弱妥协,依然是任突厥人敲诈。武德七年八年九年,突厥连续入寇,李世民都曾上书要求亲自统兵北伐,但为李渊所拒。

这次突厥大举进犯,李世民又如何肯和亲嫁女求饶呢?

只是这种更大胆的态度转变,萧瑀等人却跟不上来。

不是他们怕突厥人,而是突厥人的实力摆在那里,光是嘴上喊的响又有什么用,还得有真本事打的过才行,否则光会喊口号的宰相,那就是误国丧邦。

李世民有些尴尬。

这时,秦琅赶紧拍巴掌。此刻廷议,也没带笏板,于是只能狠拍巴掌了。

一人的掌声在显德殿里显得有些突兀。

“陛下此言振奋人心,臣以为我大唐就应当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太平不是靠乞讨来的,能战方能和,这次我们不但要打,还要痛揍颉利,要揍的他痛到骨髓。”

“颉利老贼率三十万人跋涉千里远来,气焰嚣张,我大唐绝对不能被他们吓倒,想要趁机敲诈,他想错了。我们打,打他个半身不遂,打他个不能自理,打的他以后但闻大唐两字,就要浑身颤抖!”

“突厥人好战,然我大唐子民就畏战吗?客人来了有酒肉,狼来了我们有弓箭,这次咱们就跟他按草原上的规矩来,谁先求和谁付赎金,我们就得让颉利付赎金,要让他偷鸡不着还蚀把米!”

“我大唐要通过此次战争宣示天下,自北魏以来,草原部族骑在中原华夏头上拉屎拉尿,索要进贡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大唐不再是草原人的儿子,大唐会是所有草原人的爹,是他们的阿爷,以后轮到他们向我大唐朝贡孝敬了!”

秦琅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连珠炮而出。

听的李世民不由的目放精光。

尤其是那一句,大唐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话,更是让他激动的头皮发麻。

“朕就是这样想的,这话正是朕想说的!”李世民激动的直接站了起来,兴奋的在殿中走来走去。

那几句话太合他意了,只是他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词呢。

萧瑀魏征房玄龄长孙无忌陈叔达等一众宰相们,无不目瞪口呆的望着年十六的秦小三儿。

想不到这位小兄弟,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大话来。

长孙无忌拿手捋了捋那两撇胡须,上次听说秦琅喝醉酒不肯接受召见时还吟过首诗,叫什么天子呼来不上朝,自称臣是酒中仙,没想到今日,又说出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样让人头皮发麻的话来。

这家伙。

魏征更是跟打了鸡血一样,反击喃喃念叨着这两句,“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